首页 > 原创 > 正文

受资本青睐却陷虐童阴影 早幼教行业如何破题开局

2018-01-07 10:55:42 来源:未来网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坚持在发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在幼有所育、学有所教等方面取得新进展,优先发展教育事业,办好学前教育,支持和规范社会力量兴办教育。

  未来网(www.k618.cn 中央新闻媒体)北京1月7日电(记者 程婷 韩胜男)转眼又到新一年,大概所有的幼童都已收到“健康快乐成长,岁岁平安”的祝福。这简短的一句话,既满含父母亲人对孩子的爱与祝福,也饱含这个古老国度对新生代的期许与厚望。因为孩子是家庭和祖国的未来和希望。

  回望2017年,全面两孩政策实施带来的人口红利初现;新《民促法》正式施行、为民办教育的资本运作奠定了法律基础;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坚持在发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在幼有所育、学有所教等方面取得新进展,优先发展教育事业,办好学前教育,支持和规范社会力量兴办教育。这一系列的利好消息,让资本闻风而动,幼教行业可谓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好的发展时期。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但在另一方面,2017年下半年接二连三的幼儿园虐童案刺痛了整个社会的神经,家长和幼儿园之间一度陷入严重信任危机。这背后则是严重影响和制约早幼教行业发展的是,资本裹挟教育、师资短缺、师资素质差等问题。

  面对这些问题,2018年早幼教行业亟需破题打开新局面,给孩子们一个健康快乐成长的环境。

  系列利好政策出台 早幼教行业迎来发展新机遇

  根据2016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的数据显示,全国共有幼儿园23.98万所,比上年增加1.61万所,入园儿童1922.09万人;在园儿童(包括附设班)4413.86万人,比上年增加149.03万人。随着两孩政策的放开,未来5-10年的幼儿园需求也将继续增加,早幼教行业开始迎来政策和人口红利。

图片来源网络

  对于幼教行业而言,另一重大利好消息是,2017年9月1日新《民办教育促进法》(简称“新《民促法》”)正式施行。新《民促法》中明确了营利性和非营利性的分类管理及义务教育的非营利性,明确了民办教育是教育发展的重要增长点和促进教育改革的重要内容。

  同时,营利性学校和教育培训机构纳入办学许可的规范管理、税收土地财政等的差异化扶持、公办与民办普惠性幼儿园要“两条腿走路”,给予民间资本和社会力量政策扶持和经费支持,采取政府购买基本公共服务的方式,对民办普惠性幼儿园予以补贴。

  同在9月1日,为适应非营利性和营利性民办学校分类管理的新形势,国家工商总局、教育部联合印发了《关于营利性民办学校名称登记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对营利性民办学校的命名规则和名称核准流程进行规范。

  十九大报告则提出,必须把教育事业放在优先位置,办好学前教育,支持和规范社会力量兴办教育。此外,十九大报告还提出,坚持在发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要在幼有所育、学有所教等方面不断取得新进展。

  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程秀兰说:“幼有所育”,即让所有0—6岁的适龄儿童得到更好的养育、教育。十九大报告提出“幼有所育”,正是在发展中补齐民生短板、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完善民生蓝图的体现。

  这一系列的政策都给早幼教行业的发展释放出了利好信号。

  幼教成资本宠儿 二者联姻上演爱恨情仇记

  资本的嗅觉总是格外灵敏。人口红利的到来、项项利好政策的出台,都刺激着资本的神经,早幼教成为被资本市场普遍看好的一大教育细分领域。据公开数据显示,仅2017年上半年,早幼教行业一级市场就发生投融资事件58起,平均每月有9.6起投融资事件发生。

  未来网记者粗略统计,上半年有少儿美术培训机构夏加儿、在线儿童成长顾问平台“成长保”、儿童素质教育机构小牛顿、儿童阅读平台咿啦看书等早幼教机构纷纷宣布获得数千万元融资。这些教育机构背后的资本包括上海骅伟股权投资基金、复星同浩资本、森马投资、晨晖创、黑马基金、昆仲资本、达晨创投等等。

  相比上述提及的早教领域的素质教育机构及教育服务机构外,品牌幼儿园、亲子园等更是备受资本青睐。不少上市公司发起跨界并购,进入早幼教领域。从主营大屏业务的威创股份,到主营照明业务的长方集团、勤上股份,再到主营为防爆业务的电光科技、主营家电玻璃的秀强股份等,都纷纷通过收、并购等途径进入早幼教行业。有统计数据显示,从威创股份的红缨教育、金色摇篮,到秀强股份的全人教育以及电光科技旗下幼教业务,2016年利润率普遍都在30%以上。

  在政策利好大环境下,早幼教行业企业同样在积极寻找资本,赴A股、美股上市已成为一种大势所趋。2017年9月下旬,红黄蓝教育机构在美纽交所挂牌上市,成为中国首家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企业。

  资本的加盟无疑能给早幼教企业带来发展、扩张的资金。

  红黄蓝上市后,红黄蓝教育集团总裁史燕来说,红黄蓝已经到了一个需要快速提升的阶段,上市可为公司未来的扩张提供充足的资金。红黄蓝首席财务官魏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红黄蓝上市达到了预期融资目标,此次融资资金将主要用于公司运营、扩张、资本投入及可能的兼并收购等方面,继续在一二线城市投资布局和并购,并将加快布局国内三四线城市发展。

  但资本本身是一柄双刃剑。早幼教与资本联姻,注定会上演一出拉锯战,爱恨情仇皆在其中。

  移动互联网教育产业基金创始合伙人尉迟道坤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曾提到,“幼儿园属于重资产业务,拥有100家以上直营幼儿园的幼教集团屈指可数,必须借助简单粗暴资本的力量并购整合;幼教项目毛利率不到20%,为保障上市公司的净利率,在师资、内容等方面的投入比重将难以保证。”

  教育需要讲情怀和责任,但资本天性是逐利。有教育投资人指出,幼教企业背后都有很多基金在推动,当钱过多进入时,会让他们出于利益疯狂做一些加盟,但是做完加盟后他们的管控力度是不到位的,风险也自然会随之而来。

  幼儿园虐童案频发 家、园皆成惊弓之鸟

  人口红利源于全面两孩政策下自新生儿的加快增长。人口学者黄文政预计,2017年的新生儿数量会比2016年多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人。

  这对资本和早幼教行业而言自然是好事。然而,看似天时地利人和的发展环境之下,2017年早幼教行业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反因虐童案频发而陷入前所未有的困窘境地。

  未来网记者梳理发现,2017年媒体报道了19起不同程度的“虐童事件”,“打骂”、“针扎”、“关小黑屋”等字眼时长见诸媒体报道。其中最受社会关注的是11月发生的几起幼儿园虐童案。

  2017年11月,上海某公司下亲子园教师打孩子的视频在网上流传,引发社会关注。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17年11月中旬,有家长通过自媒体爆料,称又有某幼儿园老师虐打并体罚儿童,致使孩童遭受身体的创伤及心灵的摧残。

  在家长们被揪着的心还没平静下来的时候,11月22日晚,十余名北京幼儿家长反映,某在美上市幼教品牌一幼儿园老师虐待幼儿。

  一个月内多地接二连三发生幼儿园虐童事件引起社会舆论一片哗然,家长与幼儿园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

  一边是家长们开始变得担心、焦虑,每天接孩子回家后就旁敲侧击问孩子在幼儿园是否被老师虐待;另一边,原本就处在低工资、高负荷的幼儿园老师们也变得焦虑不安。

  事后不久,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一家民办幼儿园的老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在多起幼儿园疑似侵害儿童事件发生后,园里的老师和家长之间的关系变得奇怪,“这个时候哪怕是拍一下孩子,在家长眼中都有可能是虐待。”

  这些幼儿园虐童案中没有赢家,家长和幼儿园都成了“惊弓之鸟”,一点点建立起来的信任轻易就被摧毁掉了。

  低门槛低工资 幼教师资短缺之结如何解?

  “幼教企业背后都有很多基金在推动,当钱过多进入时,会让他们出于利益疯狂做一些加盟,但是做完加盟后他们的管控力度是不到位的,风险也自然会随之而来。”

  回过头来看2017年发生的幼儿园虐童案,涉事幼儿园在监管、运营上有着不可推脱的责任。此前业内投资的人话可谓一语成谶。

  但除了运营模式,师资队伍也是不容忽视、甚至是已必须引起重视的重要一环。

  “有的幼教采取针扎等极端方法,一方面是本身师德存在严重问题,另一方面也因为她们不专业,不懂得如何安抚、引导孩子和处理吵闹局面,这些人大多不是师范专业毕业。”上海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系主任李燕此前这样分析道。

  事实上,幼教入行门槛低,幼儿园教师学历普遍较低、工资低、压力大、对优秀年轻人吸引力不足、流动性大已是早幼教业内早就意识到的问题。这些问题在民办早教机构、幼儿园尤为突出。包括此前已形成一定品牌影响力的红黄蓝,在IPO招股书风险提示中,就提到合格老师离职。

  幼儿园教师学历普遍偏低、专业性差的一个客观原因是,专业、合格的幼师数量不足,供不应求。

  李燕以上海为例介绍,上海每年新增近3000个学前教师岗位,应对这一需求,目前相关专业毕业生可谓杯水车薪,近年来均出现100多名毕业生引200多家幼儿园前来“争抢”的情况。“学生几乎都被特级园和一级园录取,几乎来不及应对那些前来招聘的幼教机构,甚至民办园都从我们这招不到人。”

  据西南大学教育政策研究所估算,2021年学前教育阶段的适龄幼儿将增加1500万人左右,幼儿园预计缺口近11万所,幼儿教师和保育员预计缺口超过300万。

  补齐幼师师资短板近乎迫在眉睫。

  如何破解难题,在幼有所育上取得新进展?教育业内专家学者都已在支招。

  华东师范大学教学部教授吴遵民认为,“投入少”导致“缺口大”,“缺口大”导致“不专业”,当下的短板是学前教育的欠账,首先需要政府进一步加大投入。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曾晓东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要破解学前教育师资难题,要么改革审批标准、放松管制,鼓励更多的专业人员进入行业,增加市场的基础供给和创新活力;要么设立新的机制,用政府手中掌握的学前教育基础设施及资源,低价置换高水平的专业力量。

  另有专家建议,短期内可通过吸纳部分非学前教育科班出身、但具有教育学或相关人文社科背景的学生,经过学前教育专业培训,考取相关资质,从事幼教职业,以解燃眉之急。

  上海市学前教育研究所所长郭宗莉则认为,扩大幼教来源的同时还应进一步完善幼儿园师资上岗、培训、考核、淘汰一整套机制,以促进优势整体素质提升并及时发现、淘汰不合格教师。

作者:程婷 韩胜男 编辑:高富灿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客服电话:010-57380506
×

我要爆料

X
  • Your browser doesn't have Flash, Silverlight or HTML5 support.
  • 特别说明: 请务必真实填写联系方式和姓名,以助于爆料内容快速通过审核。

  • (该信息仅未来网工作人员可见,请放心填写)
  • (该信息仅未来网工作人员可见,请放心填写)

提  示

您的爆料已提交,我们将尽快审核,审核期间可能会与您取得联系。 审核通过后将直接发布,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