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原创 > 正文

北京家长的教育焦虑 从东五环到西三环的补课路

2018-02-11 22:18:21 来源:未来网
在这个大者恒大,强者恒强的时代,普通人如何突破既定边界、如何实现自我,如何艰难选择。

  未来网(www.k618.cn 中央新闻网站)北京2月11日电(记者 刘璐)2017、2018年之交,《逻辑思维》主讲人罗振宇做了一场名为《时间朋友》的演讲,近3个多小时的演讲,罗振宇没有说别的,他只讲了“焦虑”。

  在这个大者恒大,强者恒强的时代,普通人如何突破既定边界、如何实现自我,如何艰难选择。而困扰于我们周身的未尝不是这个飞速前进的社会,和快速更替的物质与思想。

图片来源网络

  教育同样是这样,曾有媒体发文《中国家长集体焦虑,学而思烈火烹油,逼哭孩子逼疯教育!》,直言学而思绑架中国教育,但绑架中国教育的何尝是学而思,大时代下中国式家长的焦虑,未尝不是中国教育的绑架者。

  补课之路 从东五环到西三环

  “我老公现在去接孩子补习班下课,要从东五环跑到西三环。”张玉解释跑这么远的原因是,“这个补习班非常厉害,只有通过考试的孩子才能进班补习。”为了把握住这个难得的机会,即使儿子不愿意,张玉仍然坚持。

  北京初中课改开始后,原本初二才开始教授的物理,现在初一下学期就开始了,为了让儿子尽早适应,张玉给儿子报了一个物理班,张玉说虽然儿子目前在班里的成绩很好,“但是因为所有孩子都在报班,所以我觉得还是要报一个班。”

  “你瞧你瞧多可恶,”张玉把手机拿给记者看,“群内会经常发布补课信息,你看这里写着应全班家长的需求,全班接龙报名开始了。”张玉的微信里有不下二十多个补课信息群。

  张玉告诉记者自己加的群一般都是教育机构的课外补习群,群内的家长都曾为孩子报过补习班,教育机构的老师会将没有进群的家长拉进群里。

  张玉解释,教育机构的课外补习群会发布新开补课班信息,为了让家长给孩子报名,惯用的手法就是用这种全班接龙的报名方式,“群里老师总在说还有最后一个名额,群里面有好多家长我都认识,很多孩子和我儿子同校。”

  张玉直言对这样的补课群非常反感,但自己却并不想退群,相反除了微信群,张玉说还加了不少和孩子课外补习相关的qq群,“我加了7、8个qq群,还当过里面的群主,就是为了获得更多孩子学习上的信息,但实际上我根本顾不上看,群里面有各种班,一帮老师天天发,每天就有几百条补课信息,要疯了。”

  幼儿园开始的焦虑

  身居北京从事文字撰写的张玉,工作稳定,有房有车,主流意识中的中产阶级,但衣食无忧背后却是无止的焦虑,“从我儿子上幼儿园起,我就开始焦虑了。”今年张玉的儿子初一,相较从前张玉的焦虑从未缓解,甚至日盛。

  “刚上幼儿园要考虑三年后的小学怎么办,因为小学还是会有不属于考试范畴的面试,会对孩子进行简单测试,还会对孩子的素质有一个综合的评价。所以在幼儿园期间,我们就会选择让孩子学习学前课程,希望上小学的时候会比别的孩子学的快一点。”张玉说,“现在幼升小的简历就已经做的非常专业了。”

  相较幼升小、小升初,张玉的儿子再有两年即将面临中考。张玉为儿子的筹谋也愈发上心。在张玉的意识里,好学校意味着优质的教育资源,这是普通学校不能比拟的。

  当被问到学校环境对孩子的影响有多大时,张玉不假思索的回答,“非常大,学校周围的环境、家长的素质、周围孩子的精神风貌,以及校园环境、文化底蕴和普通学校是不一样的,你会知道城乡结合部的孩子和家长都是时政部委的孩子是有区别的。”

  张玉坦言,“我们没办法要求所有家长高素质,但这样的氛围从初中到高中对孩子的影响都非常大,也许就会影响一辈子。可想而知大家都不太愿意让孩子去一个不太好的学校。”

  张玉告诉记者,家长争抢优质教育资源已成为普遍现象,除了户口、学区房这样的硬件,很多家长会挖空心思让孩子参与课外补习、学习奥数、发展特长,“我会觉得不争破头把孩子送进一个好学校,会非常对不起孩子。”

  寻求安慰的课外补习

  课外培训是适合家长还是适合孩子?“适合家长”张玉回答,“教育机构提出的课程更多是为了迎合家长,”张玉心里非常清楚,“不是所有孩子上了课外班之后都能取得更好的效果,有可能反倒浪费了时间。”

  教育机构的营销对家长的影响有多大?张玉说,“我觉得可以用‘左右’来形容,这种课程也是因家长的需求应运而生的。”

  “家长特别焦虑”,张玉觉得教育机构就是利用家长心中的焦虑情绪,“家长都在报班,如果我不报这个班,孩子的成绩会不会下降,或者我不报这个课外班,等他自己知道学的时候是不是已经晚了,如果不报班心里会觉得对不起孩子。”

  “我其实也很排斥上这种课,但是孩子没考好,我们就会认为是不是因为没上课外补习班。”张玉的儿子所在班级一共50人,“每个孩子基本都有过报班经历。我知道不可能每个孩子都考那么好,排名总会有先后,成绩总会有高低。”即使知道个中道理,张玉还是会寄希望于报班提高成绩,以此安抚自己不断被放大的焦虑。

  用一个词来总结现在孩子的状态?“赶”张玉脱口而出,“中国教育在赶,家长在赶,孩子也在赶,快节奏是不可避免的,每个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表现的更优秀。”

  在张玉看来愈演愈烈的课外补习,和不断膨胀的中国式家长的焦虑其实更深的缘由便是中国特有的考试评价体系,“家长在幼儿园就已经开始拼了,因为没有好小学就没有好中学,没有好中学怎么上好大学。”

  难以撼动的考试评价体系

  “孩子老师已明确提出,不赞成在外面报班,”张玉解释,“提前报班学习会影响老师的教学进度,但家长超前学习的心理很难避免。”

  张玉说特别希望学校和老师能够硬性要求所有学生不能报课外班,所有的学生都不报班或许会让攀比弱化,但张玉深知,这不太可能。

  即使对课外补习班没有好感,但说起课外补习,张玉似如数家珍,“校外课程一方面是定制课程,另一方面是拓展课程。定制课程会让孩子知识更加牢靠,拓展课程会让孩子校内表现更突出。”张玉坦言这样的课程安排的确迎合了自己的心理。

  王健宇公办学校教师任教8年,在她看来北京市的课外补习往往比地方学校更严重,“市里面上课外班的情况非常多,会出现很多小孩上课趴着睡觉、上课不认真的情况,但这个孩子叫起来什么都会,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个孩子的知识一定不是在课上学的,因为课堂上是第一次讲。”

  对报名课外班王健宇表示不支持也不反对,但课堂上如果还没讲过的知识,部分学生反而都会了,确实会打乱老师的上课节奏,甚至出现不尊重老师的行为,影响其他学生对老师的认可度。

  作为公办学校老师,王健宇2009年入职,便赶上了中国课改,在王建宇看来,课改后“一言堂”正逐渐消失,“以前的时候,‘一言堂’基本就是老师说学生听,从头讲到尾。课改以后讲求的就是以学生为主体,体现学生的学,教师主要是辅助作用,现在很注重学生的课堂思维参与。”

  但是提到目前对于教育的普遍焦虑,王健宇和张玉的看法尤为相似,“最根本的考试制度不跟着转变,缓解焦虑就是老生常谈。”

  作为家长,张玉游走于公办教育和民办教育的两端,深感公办教育和民办教育的区别,“公办学校的评价体系还是偏重于分数,事实上孩子是有压力的,但课外培训机构孩子不会有这样的压力。”

  张玉直言,学校会因为班级成绩评价授课老师,因为考试评价体系学校会要求老师,老师会要求学生,这就产生了校外和校内的区别,“整个教育都是在考试评价系统内,这个系统是无法撼动的,所以家长只能被课外培训绑架,被焦虑绑架。”

  王健宇认为除了考试制度催生的焦虑情绪,与学校和老师的沟通不畅也会让家长焦虑,“如果对学校和教师不是很了解,家长会产生焦虑的情况。”

  比起大部分学生选择报课外班来提高成绩,王健宇有不同看法,“我之前也有这样的想法,但后来接触了很多学生,这其中包括很多外地家境不好的孩子,有些孩子没有上过幼儿园,没有上过学前班,也从来不报课外班,但是这个些孩子学习特别好。”

  “报课外班是提高成绩的一种方法,但是如果学生的心思没有用在学习上,即使报再多的班,花再多的钱,也不会有学习效果。”王健宇坦言,“家长首先得对自己的孩子有正确的认知和了解,不能只为满足于自己曾经没有达到的成绩或者梦想来要求孩子。”

作者:刘璐 编辑:高富灿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我要爆料

X
  • Your browser doesn't have Flash, Silverlight or HTML5 support.
  • 特别说明: 请务必真实填写联系方式和姓名,以助于爆料内容快速通过审核。

  • (该信息仅未来网工作人员可见,请放心填写)
  • (该信息仅未来网工作人员可见,请放心填写)

提  示

您的爆料已提交,我们将尽快审核,审核期间可能会与您取得联系。 审核通过后将直接发布,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