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原创 > 正文

遏制"民办园"过度逐利行为 学前教育立法在路上

2019-01-11 18:50:22 来源:未来网
可以预见,少了资本的“挟持”,多了政策与财政资金的加持,更加注重科学保教理念,2019年学前教育将离“普惠”更近一步,回归教育本质,让更多的儿童快乐成长。

  【2018教育改革小年鉴——学前教育新规】

  未来网北京1月11日电(记者 程婷)普惠性幼儿园不足、保教员数量与素质问题、学前管理与保教安全问题、幼教观念问题……2018年初,头一年几起幼儿园虐童案带来的阴霾仍在,学前教育问题成为全国两会中备受关注的话题。

  也是在这一年中,国家层面出台了一系列推动前教育深化改革和规范发展的政策、措施,资本将学前教育当做逐利工具的幻想破灭,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被提上日程。

  2018年11月28日,在教育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对发布不久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若干意见》)进行了解读并一再强调学前教育的普惠性。

  与此同时,吕玉刚还提到,制定《学前教育法》已经被列入全国人大的立法进程,教育部将会同有关部门加快制定学前教育法,推进学前教育走上依法办园、依法治教的轨道。

  总的来说,2018年“幼有所育”四个字在一步步被做实,学前教育正步步走向普惠、回归教育本质,更加惠民亲民。

  浙江长兴萌娃自制环保鞭炮 绿色安全迎新年。(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从虐童之殇到《学前教育法》立法提上日程

  2018年1月23日-24日,2018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在京召开,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会上指出,要促进学前教育普惠健康发展,切实加强校园安全。

  2月初,教育部印发《教育部2018年工作要点》,其中提到,要推动《学前教育法》等法律起草修订,完成《学校未成年学生保护规定》等规章起草,组织开展国家教育考试、学校安全、终身学校等立法研究。

  这看似波澜不惊的表述,透露的确实要动真格的决心。

  2017年下半年先后发生的数起幼儿园虐童案带来的乌云还没有从公众头顶散去,校园安全、特别是幼儿园孩子的健康安全成长问题成为备受关注的话题。

  在接下来的近一年时间里,众多政策被步步落实,一方面在教育行业掀起不小波澜,另一方面也逐步将学前教育推向良性发展之路。

  3月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多渠道增加学前教育资源供给,运用互联网等信息化手段,加强对儿童托育全过程监管,一定要让家长放心安心。”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刘焱当时指出,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通过技术化手段加强监管”,只是保障幼儿权益的辅助手段,治标不治本——“现在幼儿园整个教师队伍的情况,就是三个特征:数量不足、素质不高、待遇不高。”

  因此,她建议将这句话修改为:“要多渠道增加学前教育资源供给,加强幼儿教师队伍建设,多途径提高和监管幼儿园教育质量,一定要让家长放心安心。”

  可喜的是,在最终版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这句话被改为“要多渠道增加学前教育资源供给,重视对幼儿教师的关心和培养,运用互联网等信息化手段对儿童托育中育儿过程加强监管,一定要让家长放心安心。”

  刘焱总结的幼教“数量不足、素质不高、待遇不高”等问题在2018年里也得到了教育部及国家层面的高度重视。

  在3月16日的两会记者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表示,普惠性幼儿园不足、保教员数量与素质问题、学前管理与保教安全问题、幼教观念问题等等都亟待破解,“师资队伍的培训非常重要,幼师队伍的培训非常重要,保育员的培训也非常重要。”

  他还提到,教育部正在调研,并会同有关部门抓紧起草学前教育法。

  在法律层面上,8月10日,司法部就《民促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公开征求意见并公布草案。草案中明确提出,教育行政部门应当建立民办幼儿园、中小学专任教师聘任合同备案制度,建立统一档案,记录教师的教龄、工龄,在培训、考核、专业技术职务评聘、表彰奖励、权利保护等方面,统筹规划、统一管理,与公办幼儿园、中小学聘任的教师平等对待。这可以理解为,国家欲从法律层面解决幼师(包括民办园幼师)的身份地位、工资待遇问题。

  很快,解决师资不足、幼师素质偏低问题也被提上日程。11月15日发布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提出,要办好一批幼儿师范专科学校和若干所幼儿师范学院;中等职业学校相关专业重点培养保育员;扩大本专科层次培养规模及学前教育专业公费师范生招生规模;前移培养起点,大力培养初中毕业起点的五年制专科学历的幼儿园教师;引导学前教育专业毕业生从事幼教工作,鼓励师范院校在校生辅修或转入学前教育专业,扩大有质量教师供给。2018年启动师范院校学前教育专业国家认证工作,建立培养质量保障制度。

  上述意见还提到,要出台幼儿园教师培训课程指导标准,实行幼儿园园长、教师定期培训和全员轮训制度。研究制定全国幼儿园教师培训工作方案,用两年半左右时间,通过国家、省、县三级培训网络,大规模培训幼儿园园长、教师,重点加强师德师风全员培训、非学前教育专业教师全员补偿培训和未成年人保护方面的法律培训等。

  与此同时,2018年也更加注重师德师风建设。

  11月8日,教育部印发了《新时代幼儿园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幼儿园教师违反职业道德行为处理办法》文件。两份文件都明确了幼师不得在保教活动中遇突发事件、面临危险时擅离职守,不得体罚和变相体罚幼儿,严禁猥亵、虐待、伤害幼儿等。而根据后一文件,违反相关规定将受到处罚,教师若受到剥夺政治权利或者故意犯罪受到有期徒刑以上刑事处罚,将丧失教师资格。

  还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影响很大的几起虐童案在2018年有了新进展:11月27日,上海长宁区法院对“携程亲子园虐童案”作出一审判决,8名被告人均因犯虐待被看护人罪被判处一年至一年半不等有期徒刑;12月26日,北京朝阳区法院一审判处“北京红黄蓝幼儿园虐童案”中的涉事人刘某某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同时禁止其自刑罚执行完毕之日或者假释之日起五年内从事未成年人看护教育工作。

  学前教育立法工作也有了新进展。11月28日,在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表示,《学前教育法》已经列入了全国人大的立法进程,目前教育部正在研究起草文本,建立督导问责机制等。

  从虐童之殇,到系列有针对性的政策出台,再到《学前教育法》提上立法日程,学前教育中存在的各项问题有望得到较好解决。

  遏制过度逐利行为 更多财政资金注入学前教育

  合格的幼师数量不足,幼儿园教师学历普遍偏低、专业性差,这是2018年初幼教领域专家学者分析幼师虐童等问题时常常提到的几个因素。除此之外,业内人士指出,涉事幼儿园在监管、运营上有着不可推脱的责任,而资本运作则被指增加了学前教育发展中的风险。

  “幼教企业背后都有很多基金在推动,当钱过多进入时,会让他们出于利益疯狂做一些加盟,但是做完加盟后他们的管控力度是不到位的,风险也自然会随之而来。”此前,有业内人士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指出。

  随着二孩政策放开,多名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人口红利会到来,学前教育一度成为令资本热捧的赛道。

  有数据统计显示,2018年早幼教领域投融资数量为17起,与2017年相比增加了7起。

  8月10日发布的《民促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中强化了分类管理要求,将民办学校划分为非营利性和营利性两类,并规定“不得设立实施义务教育的营利性民办学校”。

  11月11日,在某教育论坛活动中,教育赛伯乐教育产业基金合伙人程子婴表示,新政下,她和她的团队比较看好可营利的职业教育、高端早幼教、素质教育等领域,并预言未来五到十年,这些领域都会出现两到三个独角兽。

  但很快风向就发生了变化。

  11月15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发布,其中指出,遏制过度逐利行为,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

  中国政府网发布的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的截图。

  意见意在规范发展民办园,但带有逐利天性的资本却做出了惊慌的反应。

  主营学前教育及业务板块中含幼教的上市企业遭遇了一场股价大跌,红黄蓝股价一度暴跌53%。29日,红黄蓝发布的第三季度未经审计财务业绩报告显示,红黄蓝毛利率从去年同期的24.1%下降至3.5%。

  多名教育投资人则告诉未来网记者,“我们刚暂停并购幼儿园”;多含幼板块的教育企业员工禁声;A股企业群兴玩具发布公告,宣布立即拟成立群兴彩虹蜗牛幼儿园并购基金的计划。

  不过,资本“降温”并不算坏事,当资本回归理性,学前教育将回归育人本质。

  此外,国家从政策与资金支持层面已经做了很多关于促进学前教育良性发展的准备工作。

  6月15日,财政部、教育部下发《关于下达2018年支持学前教育发展资金预算的通知》,2018年支持学前教育发展资金达149亿元。

  8月27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调整优化结构提高教育经费使用效益的意见》,要求各地要加快制定公办幼儿园生均财政拨款标准、普惠性民办幼儿园财政补助政策,逐步提高学前教育财政支持水平,多渠道增加普惠性学前教育资源供给。

  在11月15日下发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也提到,各地要认真落实公办园教师工资待遇保障政策,统筹工资收入政策、经费支出渠道,确保教师工资及时足额发放、同工同酬。有条件的地方可试点实施乡村公办园教师生活补助政策。按照政府购买服务范围的规定,可将公办园中保育员、安保、厨师等服务纳入政府购买服务范围,所需资金从地方财政预算中统筹安排。

  随后的11月20日,为加快预算执行进度,提高预算编制的完整性,财政部、教育部又发布《关于提前下达2019年支持学前教育发展资金预算的通知》,学前教育资金预算共计134.1亿元。

  这一年,资本将学前教育当做逐利工具的幻想破灭,而政府则以更多资金与政策促进了学前教育发展。

  学前教育走向普惠 回归教育本质

  回头再看,2018年有关学前教育的一系列的政策都在朝着一个方向努力——促进学前教育普惠健康发展。

  在1月召开的2018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陈宝生指出要促进学前教育普惠健康发展。

  2月初,《教育部2018年工作要点》提出要推进实施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扩大普惠性资源,完善学前教育体制机制。

  8月10日公布的《民促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指出,对公办学校参与举办、使用国有资产或者接受政府生均经费补助的民办幼儿园、义务教育学校,地方人民政府可以对其收费制定最高限价,剑指民办园高收费问题。

  随后的8月27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调整优化结构提高教育经费使用效益的意见》,要求优化支出结构,积极支持扩大普惠性学前教育资源,各地要加快制定公办幼儿园生均财政拨款标准、普惠性民办幼儿园财政补助政策,逐步提高学前教育财政支持水平,多渠道增加普惠性学前教育资源供给。

  9月14日,教育部党组下发《关于认真学习贯彻全国教育大会精神的通知》,再提推动学前教育普惠健康发展,破解“入园难、入园贵”问题。

  11月15日发布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主要为解决当前学前教育资源尤其是普惠性资源不足等问题。

  该意见强调遏制民办幼儿园过度逐利行为的同时,要求结合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制定应对学前教育需求高峰方案,解决乡村学前教育问题,规范小区配套幼儿园建设使用解决城市学前教育问题,并从办园条件、保教与学前教育教研等方面提出要求、给出建议。

  随后11月28日,吕玉刚在对意见进行解读时还表示,教育部和金融监管部门将联合出台有关制度措施,遏制过度逐利的办园行为。

  不管是系列政策中的表述,还是教育部领导态度,处处都彰显着坚持学前教育普惠性的决心。

  但普惠不是学前教育的目的,抓好学前儿童教育、让他们扣好人生的第一粒扣子才是学前教育的目标。上述意见要求,幼儿园要遵循幼儿身心发展规律,树立科学保教理念,开展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行动,坚决克服和纠正“小学化”倾向,小学起始年级必须按国家课程标准坚持零起点教学。

  面向未来,意见的目标是,到2020年,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5%,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在园幼儿占比)达到80%;到2035年,全面普及学前三年教育,建成覆盖城乡、布局合理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

  江苏南通儿童手工课迎新年。(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可以预见,少了资本的“挟持”,多了政策与财政资金的加持,更加注重科学保教理念,2019年学前教育将离“普惠”更近一步,回归教育本质,让更多的儿童快乐成长。

作者:程婷 编辑:彭茹
教育新闻推荐

2019年赴欧亚国家留学的中国学生将增多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9-03-03 09:02

北京:高校教师职称评定实行聘期制

中国教育报

2019-03-03 09:43

2019地方两会关注哪些教育话题

中国教育报

2019-03-03 09:17

广西近1年劝返辍学学生近3万人

中国青年报

2019-03-03 09:13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我要爆料

X
  • Your browser doesn't have Flash, Silverlight or HTML5 support.
  • 特别说明: 请务必真实填写联系方式和姓名,以助于爆料内容快速通过审核。

  • (该信息仅未来网工作人员可见,请放心填写)
  • (该信息仅未来网工作人员可见,请放心填写)

提  示

您的爆料已提交,我们将尽快审核,审核期间可能会与您取得联系。 审核通过后将直接发布,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