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原创 > 正文

教育投资人眼中的风口:把太垂直的产业当风口会死得很惨

2019-05-17 13:21:07 来源:未来网
在教育投资人看来,企业是否具有过硬的自身素质,有没有降低获客成本与实现良好盈利的能力,都是十分值得关注的问题。

  未来网北京5月17日电(记者 程婷)“在任何时代,只有不好的公司,没有不好的行业。”尽管如此,当前盛行的这种论调不影响教育行业从业者、投资人对2019年风向的探讨。

  近日,一场关于“2019教育投资风向标”的主题圆桌论坛上,教育行业投资人们围绕2019教育风口与投资风向相关话题进行了探讨。GGV纪源资本执行董事于红提醒教育行业创业者,创业者与投资人对风口的理解不一样,对于创始人来说,企业发展撞上资本泡沫时融资比较容易,就该去融资,不要犹豫。

  此外,于红认为,教育下沉时并不能将一二线的解决方案直接往三四线搬,三四线城市的解决方案会与一二线城市有本质不同。这也意味着,在教育下沉过程中,教育创业者拥有一个独立去想解决方案和产品的机会。

  

2019教育投资风向标主题圆桌论坛现场。未来网记者 程婷 摄

  2019年教育行业的风口在哪儿?

  “改革完善高职院校考试招生办法,鼓励更多应届高中毕业生和退役军人、下岗职工、农民工等报考,今年大规模扩招100万人。”今年两会上的这一表述无疑让职业教育走上风口。

  谈及2019年教育风口时,多名教育投资人都提到职教。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就表示,对新型国际教育、职业教育感兴趣。同时,他很关注底层技术,认为掌握底层技术的教育技术公司会有较大爆发力。

  21世纪教育执行总裁兼COO许敏也表示,教育风口与政策的关联性很大,他对非学历教育、不同行业的职业培训比较关注,同时也很关注底层的内容+科技。

  在于红看来,政策之下,从早幼教到K12领域都仍蕴含很多机会,从早幼教,到3-9岁的素质教育等,有创新点即有可能带来新机会。另外,教育下沉会带给创业者一个独立去想解决方案和产品的机会。

  “自2014年开始,从智能硬件到虚拟现实都是昙花一现的风口。”在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看来,风口要躲,又要借,要去关注风口的载体与动能。

  杨歌指出,如今风口已经由一年一个到一年几个,但风口是不是大,载体是不是真实,背后是否有经济产能都需要关注,因为每个风口的大小不一样,经济动能不一样。“如与新高考相关的产业,产能太小,不是风口。切勿把太垂直的产业当风口,否则会死的很惨。”

  真格基金投资副总裁姜敏则认为,风口没有好坏,其对应的另一个词是“泡沫”。即使是泡沫,姜敏也不认为就一定是坏的。他打了个形象的比方,个人也会在某些阶段膨胀,膨胀的时候会去冒一冒险,受挫后则可能收缩。企业也一样,膨胀与收缩都有其周期性的规律。

  “风口与泡沫都是行业前进的动力。”姜敏表示,作为VC而言,他最感兴趣的新东西,如新需求、新供给、新技术或新效率。同时,他也指出,当前最热的莫过于AI+教育,但风口里最难的是如何去伪存真。

  绕不开的获课成本与盈利问题

  不过,不是每个站在风口上的教育企业都能发展得好,轰轰烈烈兴起又轰然倒下的并不鲜见。

  在教育投资人看来,企业是否具有过硬的自身素质,有没有降低获客成本与实现良好盈利的能力,都是十分值得关注的问题。

  于红直言不讳地表示,她重视教育企业对自身有无较清晰的发展逻辑与愿景、行业发展有无远见。她认为,企业未必要一以贯之地按最初计划的路径走,但需要在较清晰的目标之下根据市场情况进行调节。同时,她还指出,优秀的教育企业应该有开放的心态,良好的团队与人员搭配,企业CEO懂得如何去凝聚团队力量。

  葛文伟也表示,教育公司属于短板型公司,进入教育领域很容易,做好很难,企业发展不是靠短期一时之功,需要有长期的连续性的打磨。因此,团队的健康,团队成员间的沟通、交流、学习很重要。

  而杨歌认为,优秀的教育企业应该有广度与深度。“有的公司单品好但是推广差,所以广度首先要能做到,推广之后要有深度。比如近几年教育企业很多推广是代理商来做的,企业与客户之间粘性差。”

  杨歌认为,企业与用户的粘性差,会有潜在风险。同时,他很看重教育企业做的是否是教育的核心业务,原因在于,大家都希望通过周边业务渗透到教育内部,但很多最后没办法真正渗透到教育核心领域。

  除此之外,教育企业的获客与盈利能力也是教育投资人们很看重的一个方面。

  杨歌很关心教育企业的流量转化营收情况。“小到单个课程,大到一个教育园区,如果现金流好,有闭环、有毛利,或许就意味着可复制。”他认为,就如何把潜在用户变为付费用户上,企业需要有一套自己的完整体系、能够打造自己的闭环。

  他还提醒,非常值得重视的一点是:2015年的逻辑是如何收集流量,之后再考虑做流量转换;2015年后情况发生质变,从大公司到中型公司,更重要的是如何实现流量变现。由于获课成本在不断攀升,教育企业需要比对获课成本与流量成本,重视流量变现与营收。

  葛文伟也指出,服务成本是一个关键点,就像AI不能解决教育需要大量的人力去驱动的业务一样,如果企业在规模化增长之时不能解决成本也在规模化增长的问题,哪怕已经有很多用户也可能跑不通。

  “盈利的企业不需要早期投资,是否盈利不是天使轮投资考虑的重点,但会去考虑经济模型能否跑通。”姜敏表示,VC挣的是企业的价值增值。

  类似的,于红也表示,她的关注点不在于投资的企业有没有盈利,更关注公司前 后 中 台的构建能力与杠杆率,希望教育公司一旦实行盈利,能获得规模化利润。

作者:程婷 编辑:瞿凯侠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未来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我要爆料

X
  • Your browser doesn't have Flash, Silverlight or HTML5 support.
  • 特别说明: 请务必真实填写联系方式和姓名,以助于爆料内容快速通过审核。

  • (该信息仅未来网工作人员可见,请放心填写)
  • (该信息仅未来网工作人员可见,请放心填写)

提  示

您的爆料已提交,我们将尽快审核,审核期间可能会与您取得联系。 审核通过后将直接发布,谢谢您的支持!